第六十四章 老无所依

小说:先砍一刀 作者面目全黑 更新时间:2019-03-02 07:37
当初,鬼哭的妖气如同铁丝的时候,经过高温,就仿佛燃烧的木柴,很快就能熄灭,威胁没那么大。

而如今,鬼哭的妖气仿佛一整块顽铁,经过高温,就犹如烧红的烙铁,深深的烙印在了姥姥的伤口上,焚烧着她的皮肉,点燃了她的妖气,迅速的消耗着她的生命,并且有一种愈演愈烈的姿态。

池水传来“咕噜咕噜”的声音,一个个气泡从底下冒了上来,接着爆开。

“哗啦”一声,姥姥从池水中钻了出来,额头冒着青烟,已经由原来的一小点焦黑变成一大片焦黑,从伤口处蔓延,直到整个额头。

那体内燃烧的火焰终于被扑灭,但付出的代价是额头的大片皮肉、皮肉下面的骨头、以及一小点大脑。

“不不不不……”姥姥嘴里胡乱的嘟囔着,从水池中爬了出来,挣扎着跑出去。

光着的脚,踩着湿哒哒的路面,“啪啪”的声音中,姥姥一头撞在了墙上。

头上焦黑的一片顿时粉碎,露出了里面血肉模糊的组织。

她已经失去了视觉,什么都看不见,这才撞到了墙上。

而撞到墙上后,情况变得更糟了。大脑又一次遭到破坏,身体的平衡受到了影响,几次尝试都没能爬起来。

她开始哭泣,呜呜的呜咽。

然而,身上开始传出腐臭,肌肉表面那一层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腐烂,而里面的肌肉,也开始迅速的干枯萎缩。

“啪嗒”一声,眼珠落下。她似乎毫无察觉,呜呜的呜咽变成了呵呵的傻笑。她靠着墙,软软的瘫坐着,流着口水,口水中夹杂着浓液,牙龈腐烂,牙齿开始掉落。

她的衰老腐朽,来得是如此的快,加快了一万倍,甚至十万倍,百万倍,瞬间就变成了一个老的不能再老的老怪物。

骨头飞快的变得脆弱,强健的心脏迅速失去活力,身体变冷,一部分地方开始腐烂。

她花了100多年的时间逃避天人五衰,而当天人五衰降临之后,以无数倍的速度加速爆发。

老年痴呆、癫痫、心脏病、胃病等一系列疾病在一瞬间将她摧毁。

正如鬼哭所说,她,完蛋了。

……

塔中的火,愈演愈烈。浓烟滚滚,直冲到塔顶,从窗户冒了出去。

火光之中,鬼哭收起了长刀,聂小倩一阵后怕,白了鬼哭一眼:“我还以为你要杀了我呢,都不提醒我一下。”

刚才,鬼哭砍了她一刀,把她吓个半死,后来才发觉,她和姥姥之间的联系已经断了,顿时一种轻松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
“下次我会注意。”鬼哭说道。

“这火怎么办?”燕赤霞看了看周围熊熊燃烧的大火,抓了抓头问道。

鬼哭看像聂小倩,聂小倩道:“让它烧着吧。”

又是轰隆一声,一大块木头掉了下来,砸在地上。

“咱们快走吧。”燕赤霞说道:“再不走的话,咱们就要被烧死在里面了。”

“嗯。”鬼哭点头,又扭头看向聂小倩,外面是白天,她可不好出去,因此问道:“你怎么办?”

聂小倩笑道:“你们先走吧,我自有办法。”

“那好。”鬼哭不再耽搁,对燕赤霞招呼一声:“我们走。”

两人匆匆的闯了出去,这才发现,这座塔外面的那层封印已经消失。

整座塔,正在不断往外喷着浓烟,能很清晰的看到塔中的火焰正在熊熊燃烧。

在塔顶,舍利子光芒大放。然后在火焰之中,飞快消融。

接着,一声佛号响彻了整个兰若寺,无数惨叫在这个寺庙中各个角落响起。

咚!咚!咚!

三声悠扬的钟声里,正门大殿前,院中的那棵古树肉眼可见的萎缩下去,飞快的干枯。

鬼哭和燕赤霞到了这里,便看到了这一幕。

等到古树彻底干枯,这才发现,这哪里是什么树,分明就是干枯的树根。

一身黑羽羽姬从天而降,落到了鬼哭他们面前。

“成功了?”她脸上神情复杂,尽管先前计划的很好,但她依旧战战兢兢,现在真的成功了,反而有些不敢相信。

“成功了。”鬼哭点头道。

燕赤霞忽然问道:“这位姑娘是……”

“这是羽姬。”鬼哭为两人介绍:“这是燕赤霞,我的朋友。”

燕赤霞拱手:“见过羽姬姑娘。”

羽姬盈盈一拜:“见过燕先生。”

燕赤霞穿着一身儒袍,因此羽姬如此称呼。

“还好没选择砍这棵树。”鬼哭看着院中的这棵‘古树’,羽姬也点了点头,心有余悸,很显然,这里就是个陷阱。

当初,姥姥所觊觎的那棵古树就是这个位置,但狡猾的姥姥又如何会把自己的弱点就光明正大的摆在这里。历经百年,她早已偷偷的把那棵古树移走,摆在这里的,只是个障眼法,是那棵古树的一个根须。

也是因为姥姥的性格,羽姬和鬼哭才没选择针对古树,而是选择针对姥姥,执行了更加冒险的计划。

现在看来,他们选对了。三生小说《网《www.sanshEngxs.coM

“一切都过去了。”羽姬叹息一声,脸上浮现笑容。

“是啊,过去了。”鬼哭笑着到了羽姬的身边。

噗!

羽姬低下头来,一截刀尖从她腹部冒出。回过头,道:“亲爱的弟弟,你就不能从前面来捅吗?”

“从前面拿刀捅你的话,总感觉有些尴尬。”鬼哭如此说道。

毕竟,这玩意儿是用来杀人的,用刀捅一个关系不错的人,心里总有些压力。

轰!

巨大的声音从聚英塔那边传来,那个魔窟,如今终于在大火之下,倒塌了。

……

一片漆黑的通道,两旁是坚硬的石壁,偶尔有突起的石笋,头顶是尖锐的石钟乳,“滴答滴答”的声音很清脆,从道路的尽头传来。

周围很黑,但也不是完全黑。

粼粼的波光映在了墙上,多出了几分迷幻。

聂小倩就出现在了这里,悄无声息的飘荡。

终于,她找到了她要找的那个人。

她卷缩在墙角,身体传出难闻的恶臭。她的牙齿已经掉光,眼睛也有一颗掉落在地,不断有液体从嘴里流出,痴痴傻傻,嘴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胡话。

姥姥,这个她心中的噩梦,却以这副姿态,出现在了她的面前。

聂小倩看着姥姥,姥姥浑然没有察觉到聂小倩的到来。

聂小倩抬起了手,她只要轻轻的挥下,就能带走这个仇人的性命。

但是,抬起的手又放了下来。

“这就是你日日夜夜所害怕的的东西吗?”聂小倩脸上扬起笑容,突然捂着肚子,哈哈大笑起来,笑着笑着,泪水流出。

她擦掉了脸上的泪水,头也不回的往来路走去。

她不会杀她,就让她如此去吧,让她以这幅恐怖又可怜的姿态,绝望的死去。

嘶哑的哭声从身后传来,这哭声让人毛骨悚然,聂小倩听着却格外的痛快。

悄然间,心中的阴影尽数散去,眸中的灵光越发明慧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