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三章 灰毛狐狸

小说:先砍一刀 作者面目全黑 更新时间:2018-12-07 02:17
最近很长一段时间,川王都不敢出门了。前几天的那一次刺杀,可把他给吓坏了。

于是,只好成天待在家里,和姬妾在后花园里玩玩捉迷藏,累了晒晒太阳,吃点吃点水果,喝点美酒。到了晚上,狐狸精那里补充元气,成天锦衣玉食,生活实在困苦。川王并非宅男,这样的日子,着实令他难受无比,才过几天,就胖了三斤。

不能出去玩,川王的心情就变得格外暴躁,于是,整个川王府都被一股压抑的气氛笼罩。

百香院的胡大娘心情郁闷,她打算最近离开川王府,可是却没想到,川王突然就遭到了刺杀。

如果死了就死了吧,但是偏偏还生龙活虎的活着,当起了宅男,经常往她们这儿跑,让胡大娘偷偷溜走的计划落空。

这天正午,川王正在午睡。一向闹腾的女儿们也安静了下来,相互给对方舔着毛,慢慢的陷入了昏沉的睡眠之中。难得有空,胡大娘打算四处走走,散散心,独自一狐来到了后花园,享受难得的清闲。

川王府的后花园很大,到处栽种着奇花异草,还有一个人工挖出来的巨大池塘,炎炎夏日之中,这清澈的水格外的诱人。

胡大娘没有被水诱惑,目光却转向了一块平坦的大石头。她心想:躺在这里晒太阳,一定会很舒服吧。

越想越觉得诱惑,越想就越控制不住。不一会,身上就长出了灰色的毛发,然后急剧缩小。一身的绫罗绸缎垂落在地,然后一只灰毛狐狸从衣服堆里钻了出来,轻巧的跑到了那块大石头,趴了下来。

大石头被晒得滚烫,烈日灼烧着他的毛发,从里到外都是暖洋洋的。胡大娘微微的眯起了眼睛,果然,这时候在这样平坦的大石头上晒太阳是最为舒服的。

耳边的虫鸣渐渐远去,胡大娘的身体越来越放松。但是,很快,他浑身的皮毛紧绷了起来。

清脆的铃声,随着风,传入了他的耳中。顿时,脑中的睡意瞬间消失,周身的毛发炸开,一只灰毛狐狸一下就变成一只刺猬。

他抬起了头,四处张望,接着,目光锁定了一处假山后。

胡大娘站了起来,步伐不再轻盈,变得沉重拖沓,一点一点的,到了假山后面。

然后,瞳孔猛缩。

前面两次,他都没看到鬼哭的样子,这一次,他看到了。

斗笠,长刀,这副打扮,正是刺杀川王那人的模样。他心中已经猜到,而现在正式落实。

他看向鬼哭长刀的目光充满惊惧,就是这把刀,斩断了千年老狼王的胳膊,差点杀死了有无数法宝护体的川王。让一向胆大包天的他忍住出去玩耍的诱惑,老老实实的宅在家中。

“混进来,可真不容易。”鬼哭说道。

最近,川王府的警戒实在太严,犹如铜墙铁壁。很多地方明明没人,但是全力运转心眼术的鬼哭却察觉到了不对劲,不敢贸然行动。

一次次的在外徘徊,直到今天,才总算利用断生死混了进来。可即便这样,也只是到了后花园,根本无法接近川王。

然而,鬼哭发现了一个惊喜。

看,我发现了什么,一只落单的狐狸精。咦,她怎么变回原形了?咦,他趴在了石头上,还闭上了眼睛,难不成……中暑了?三生小说网◇◇www.SANSHENGxs.COM

毫不犹豫的,鬼哭摇响了铃铛,让这只狐狸发觉了他。果然,这只狐狸发现鬼哭之后,没有逃跑,也没有惊慌喊叫,而是朝他走了过来。

“我们又见面了。”鬼哭笑着说。

然而,胡大娘可没有鬼哭这样的好心情,他很沮丧,开口说道:“这位大人,又是您啊!不知这一次有何贵干,这里对您来说,可不安全。”

兽类妖怪,在化去喉中横骨之前,保持原形时,是无法说人话的。

很多兽类妖怪,并不会刻意去化掉喉咙,横骨,因为这样费力且不讨好。本身只要化形,有了人躯,就能开口说话,这样做又有何用。

可是偏偏,胡大娘这样做了,原因无他,闲的。不过他原形的声音和化为人形的声音有很大的区别,就和他原形与人形之间的差距一样。

他的人形是一个丰满美艳的少妇,而它的原型,一只灰毛狐狸,并且掉了很多毛的灰毛狐狸,长相难看,又老又丑。

声音也是如此,人形的声音撩人心扉,而原形的声音苍老低沉,明显是一个老男人的声音。

差距如此之大,让鬼哭微微有些不适,再加上确实这里如他所说,并不安全,因此鬼哭不打算跟他闲聊:“我想知道为何川王明明伤得很重,这一点我非常清楚,因为是我出的手,但第二天就生龙活虎了?”

“这一点我并不算太清楚。”

“那就是清楚一些喽?”

胡大娘无奈的点了一下头:“那老狼王带着他去了一个地方,然后他就活了过来。”

“在哪里?”

“川王府东边。”

“具体哪里。”鬼哭从怀里取出一个卷轴,半跪下来,摊开,看着胡大娘说道。

这张卷轴,赫然是一张地图,是细雨剑主给他的,修建川王府,唐门也曾出力,帮忙安装一些机关,所以有了一张非常详细的川王府地图。很多地方,都标注得一清二楚,包括一些暗道之类。

细雨剑主虽然没有出手,但这一次帮了大忙了。

胡大娘倒吸一口凉气,他没想到鬼哭手中有这样精细的地图,看来这一次,川王凉定了。

他勉强算半个局外人,因此看得清楚,川王的局势十分险恶。

不仅得罪了蜀山,就连身边的人也在暗中搞他,打他主意。他现在的结局,只剩下两个了。一个是落到蜀山手中,一个是被他身边的神秘人害死。其中的区别,也就是能活多久的问题。

所以就算这一次没凉,还有下一次,总有一次躲不过。

“在这里。”胡大娘的爪子在地图上画了个圈:“大概就在这里,具体在哪里,还需要大人您自己去找。”

意外之喜,鬼哭脸上的笑容愈加灿烂。胡大娘看到鬼哭脸上的笑容,心头一紧,夹紧了尾巴。

鬼哭站了起来,一抱拳:“多谢。”

见鬼哭欲走,胡大娘连忙叫道:“等等……”

鬼哭问:“什么事?”

胡大娘咽了一口唾沫,问道:“川王死后,我们会不会有事?”

鬼哭道:“放心,只要你们不作死,蜀山不会为难你们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