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摘星楼

小说:先砍一刀 作者面目全黑 更新时间:2018-11-25 04:03
蜀山的外围,便是万剑锋。

万剑峰的山脚下,有一个县城,不知名称,人们只是将这个县城称之为‘万剑峰山脚下的那个县’。

这个县还算富有,人口也挺多,县城中青砖瓦房遍布,各种该有的东西也应有尽有。

因为位于万剑峰脚下,每年都有大量的剑客慕名来到这里,所以这里自然而然,治安是不怎么好的。

一个县城,各种乱七八糟的势力,林林总总居然达到上百个之多,百姓们也个个反应极快,练就了一身灵巧的身手。

摘星楼,名字霸气,可实际上,就是一栋酒楼,算是整个县城最为贵气的酒楼了,从方方面面,都能看得出来,尤其是酒的价格上。

但是酒,从来不是这间酒楼的最大特色,这间酒楼的最大特色,是舞,是剑舞,尤其是老板娘的剑舞。

就在今天,老板娘登台了,献上她那绝美华丽的剑舞。而往日的客人,也纷纷被请了出去,门窗紧闭,红烛齐亮,只留下了一位贵客。

柔韧的腰肢摇拽,长长的袖袍缠绵着两把短剑飞舞,仿佛落入凡间的女仙。伴随着曼妙的琴音,翩翩起舞。

老板娘亲自登台,自然是因为有人点了这个酒楼中最贵的酒。

酒楼中最贵的酒自然是最好喝的,但凭着味道,可达不到这价格。

想要买这酒,要的可不是钱,而是剑法,这剑法必须要入的老板娘的眼。这价格,比付钱要昂贵多了。

这样的代价,这酒的味道不值,但如果加上老板娘的剑舞确是值的。

买这酒的,是一个年轻的剑客。

墨发乌黑,打理得整整齐齐。剑眉笔直,就犹如一柄出鞘的利剑。一双眼睛不大也不小,却不知为何格外迷人。双唇很薄,总是微微上翘,挂着慵懒的笑意。

脸上没有半点胡须,一袭白衣犹如嫡仙。随身的一口长剑,一看就很名贵,被他随意抛到一旁。

懒懒的坐在椅子上,一边喝着酒,一边欣赏着台上的舞。

老板娘脸颊绯红,她第一次见到如此的江湖少侠。样貌和他平分秋色的不是没有,但在气质上差远了,总缺了那么一份味道,就像是水与酒之间的区别。

雨,这是这位少侠报上的名字。很平凡的一个字,放到他的身上,却是如此的恰当,显得不凡。

不知不觉间,外边又下起了雪。然而酒楼内,依然温暖。

香炉中的熏香已经去了一半,青烟袅袅冒出,透着香气。

老板娘一个鹞子翻身,裙摆飞舞。莲足轻点舞台,身体飞旋,长袖回缩,两把短剑随之到了手中,手腕一转,璀璨的剑花绽放。

“彩!”这位自称为雨的少侠一声轻喝,端起酒杯喝干了杯中的酒。当他放下酒杯,一旁端着酒壶的侍女随即将酒满上。

老板娘听到喝彩,脸上微微潮红,杏仁般的双眸扫过已经过半的熏香,知道这一场舞即将结束,不由得心中遗憾。

为别人舞,她自然是巴不得越快越好。但为这位少侠而舞,她却希望能为他舞一辈子。

一曲即将结束,老板娘伴随着琴声越舞越快,满身红犹如烈火翻腾,就仿佛夏日满山的红花。

她慢了下来,宽袍大袖如海面浪涛翻腾,衣袍下的娇躯,微微舒展,不经意间露出一抹春光。

老板娘持剑而立,曲终而舞尽。

自称为雨的少侠站了起来,他站的松松垮垮,随手拿起了一旁的剑。

“呛”的一声,一汪秋水般的剑身脱鞘而出,光华一圈圈如波纹般扩散开来。

“好剑。”老板娘美眸一亮,眼中又不由得浮现担忧。这样年轻的剑客带着这样一把剑行走江湖,不知道会引来多少觊觎的目光。

剑太好,有时候并不是好事。

只见雨脚下微微一动,顿时,手中的剑也随之而动。

剑很慢,在下一刻,变得极快,在半空一顿,又缓了下来,随后凌空一挑,脚下随之后退,眼看就要被椅子绊倒,却又突然一转,剑势也随之一转。

看着雨舞剑,老板娘顿时不由得痴了。

少年白衣翩翩,手中的剑时快时缓,变化无穷,这剑法,是何等的诡异。明明知道剑从哪里来,却无法知道这剑将会前往哪里。

就如那多变的天气,时而天晴,时而有雨,时而又刮起了大风。

老板娘眼中的担忧不见了,有这样的剑术,配得上这样的好剑。

少侠重新坐回了椅子上,清朗的声音响起:“老板娘,你看这剑法如何。”

老板娘红唇轻启,美眸如一汪春水:“当世罕见。”

“可值得一舞。”

“当然值得。”老板娘脸上的笑意已经止不住了,她高兴的不只是因为这剑法,还是因为这少侠。少年风流,可面对这样的少年,她甘愿被风流。

轰!

楼下,大门被轰开,一群人夹着风雪涌了进来。摘星楼内,气温骤降。

老板娘眉头竖起,看清了来人,一声厉喝:“林馆主,今日摘星楼不见客。”

来人人身穿绣着梨花的青袍,腰间佩剑。而为首的那人,身材瘦长,消瘦,长发稀疏,一双眼睛如同鹰眸。

他是林家剑馆的馆主,同时还是梨花帮的帮主。而他那些徒弟们,也大多加入了梨花帮。

“我不是来找你的。”林馆主冷漠的说,抬起头来看向楼上,不过可惜,位置不对,他没看到那位自称为雨的少侠。

老板娘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:“那你为何而来?”

林馆主狞笑一声:“我知道有个叫雨的家伙躲在你这里,是也不是。”三◎生小说网◎wwW.sansheNgxs.cOm

老板娘冷声道:“是又如何,不是又如何?”

“那家伙在城门口杀了我的儿子,你说如何?”

林馆主只有那么一个儿子,后来和人厮杀伤了命根,不可能再有子嗣了,他儿子死了,根就断了。怪不得如此愤怒,匆匆的来,甚至不惜和摘星楼发生冲突。

哗啦!哗啦!哗啦!

伴随着一声声的破碎声,一道道人影破窗而入。

老板娘眼眸一眯,心中更是大叫不妙。她没想到有人敢这样直闯摘星楼,因此身边的人不多,而且因为只用接待一个客人,所以人就更少了。

现在,整个摘星楼的人不超过20个,其中算是高手的,除了自己,也就一位琴师。

而现在,林家剑馆和梨花帮算是倾巢而出,人数上百,其中好手高手不少,林馆主的实力更是不逊于自己。自己这点人,决计挡不住。

“师傅,他在那儿!”

有一人提剑指着慵懒的坐在椅子上看戏的雨,大声叫道。

“老板娘,等我杀了那小兔崽子,再来向你谢罪。”

老板娘一拍扶手,一声厉喝:“你敢!”

呛呛呛呛……

拔剑声响成一片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