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彪悍老板娘

小说:先砍一刀 作者面目全黑 更新时间:2018-11-22 04:53
抬眼看去,便看到了吴姓老者口中的石龙客栈。鬼哭和采薇都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客栈,不由得同时瞪大了双眼。

所谓的石龙客栈,便是一个镶嵌在山中的客栈。

整座大山,就像是中间被砍了一刀,多出了一条笔直的缝隙,缝隙的一部分,是石道。一部分,就是石龙客栈。

看其规模,西龙客栈还不小。里面,还很可能更大。

看着采薇惊讶的样子,吴姓老者得意的道:“这就是石龙客栈,全天下独一无二的客栈。”

说着,他又瞟了一眼鬼哭:“小子,你怎么不惊讶,难道以前来过?”

鬼哭摇头,道:“不,我也很吃惊。”

吴姓老者摇头:“没看出来。”

“鬼大哥已经很吃惊了。”采薇道:“眼睛都比平时大了许多。”

吴姓老者仔细的看一下,嘴里蹦出两个字:“有吗?”

鬼哭:“……”

采薇点头!

……

到达石龙客栈之前,还要经过,一段石道,也是,鬼哭和采薇遇到的第一段石道。

所谓石道,便是在石壁中,硬生生凿出的一条通道。

通道并不宽,只能容纳三人左右并行。但是道路边上,有着栏杆,头顶有遮挡,再加上一路已经习惯了一些,采薇也没那么害怕了。

可是,石道的尽头,让她脸色发白。

数根胳膊粗的铁链,穿过十余丈的天空,两头分别钉在两座山的石壁,中间木板铺就,赫然是一座铁索桥。

山风猛烈,铁索桥摇摇晃晃,铁链摩擦,发出清脆声响。

采薇脸色发白,用力的抓着鬼哭胳膊,手背青筋暴起。

吴姓老者率先走上前去,哼着醉醺醺的歌儿,摇摇晃晃的在铁索桥上前行。

鬼哭和采薇紧随其后,刚一上桥,采薇就是脚下一软,还好她抓得很紧,不然就危险了。鬼哭安抚道:“别看下面。”

采薇点了点头,眼眶中迸出眼泪,然后,鬼哭皱起了眉。只见采薇站直了,松开了鬼哭的手,一边流泪一边前行,居然走得很稳。

又来了!

这一路,有好几次遭遇危险,采薇都是如此。一边流泪,一边安稳的渡过危机。这一次,又是如此。

鬼哭跟在她后面,看着她的背影,也不知这样是好是坏。

大黑马走在最后,步伐悠闲。

很顺利的,几人渡过了桥,连着石道又走了一段距离,终于到了石龙客栈。

石龙客栈的门,就在这个石道的尽头。

牵着马走了进去,便听到一声喝骂:“你这死鬼也知道回来啊!”

骂人的是个女人,这个石龙客栈的老板娘。她看起来三十岁左右,身材丰满迷人。穿着灰布衣衫,衣襟豪迈的敞开,展现吸人魂魄的深沟,袖子高高挽起,露出两条雪白胳膊,彪悍而又美艳。

此刻,她正拿着一把屠刀,戳着吴姓老者的鼻子破口大骂:“你个死鬼,招呼都不打一声,一下就消失了两三天,你当老娘是治不服你了是吧!真的想死吗?”

吴姓老者满脸干笑,举起双手,背靠墙壁,满脸干笑的说:“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……有客人,别的事咱们待会再谈!”

鬼哭和采薇进的门,便发觉,这石龙客栈比想象中的要敞亮许多,并没那么昏暗。

这里面布局分割整齐,看样子非常的宽,长十余丈,宽四丈,高一丈半。

外侧和石道类似,没有墙壁遮掩,却有护栏挡住,护栏往内一丈宽的范围内,没有任何东西遮挡,很明显这是一条过道。

过道里面也就是内侧,分为两部分,一部分为大厅,摆放石桌、石凳,石桌为方形,共十五张,分三排,每张石桌周围有四张长条石凳。

然后另一部分,就是马厩,里面安放骡子和马,这两部分用木板隔开。三生△小说网△wwW.saNsHeNgxS.coM

大厅最里面,有两扇门,一扇门就通往厨房,另一扇门通往客房。

此刻,好几张桌子都坐满了人,个个愁眉苦脸。两个伙计打扮的精干男人在厨房门口无聊的打着哈欠,目光瞟向门口内侧。

门口内侧,吴姓老者正被美艳的老板娘用刀顶在墙上,不敢动弹。

老板娘凤眸一挑,看到鬼哭和采薇,抬起一刀就贴着吴姓老者的耳朵插在了墙上。坚固的石壁,就如同豆腐做的一般,被一刀轻易的戳了进去。

吴姓老者已经被吓瘫了,只听老板娘气呼呼的说:“今天晚上再找你算账。”

然后脸色一变,挂着笑容:“哎呦,两位客官,里边请。”

扭过头来,脸色又是一变,破口大骂:“两个懒货,还不快点上来招客人!”

两个伙计浑身一抖,忙不迭的上来热情招呼,帮忙牵走了大黑马,就帮忙安排了座位。

大冬天的,这石桌石凳着实凉快,一碰着就忍不住让人倒吸一口凉气,爽的不能自已,感觉自己不是坐在石凳上,而是坐在一个大冰坨上。

“两位客官要吃点什么?”

采薇神情有些恍惚,看来还没恢复过来。鬼哭道:“你们这里有什么?”

“有萝卜丝配白饭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没了。”

鬼哭深吸了一口气,看着面前这热情洋溢的伙计:“那你还让我选什么?”

“这不是为了尊敬您吗?”

你怕不是被尊敬有什么误会,鬼哭忍住想打人的冲动:“就来萝卜丝配白饭。”

一盘萝卜丝,一小盆白饭。萝卜丝比想象中的好吃,很下饭,但这顿饭,花了100文。

然后,伙计安排了房间。

房间也是硬生生的在石头中凿出来的,上下左右前后都是石头。通道里面一片漆黑,因此每隔几步都有一个火把,充斥着一股浓烈的油味。

好在房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糟糕,房间就在石道和大厅的上下方,在外侧留下窗口,通风而且不显昏暗。

但是,两间房100文一晚。

第二日,采薇已经恢复了过来。

两人在大厅,吃完了价值100文的早饭,喝着茶水,等待着吴姓老者。按照伙计的说法,他现在应该已经被老板娘榨干了,不到接近午时是起不来的。

他们能怎么办,他们也只能等着。

昨天呆在这里的客人,有几个陆陆续续的走了,还有几个依旧不甘心,待在这里,啃着干粮。

闲极无聊,两人聊起了天,自然而然就聊到了这里的奇景,采薇感叹:“也不知这石道和这石龙客栈是如何凿出来的。”

“这个我倒知道。”鬼哭说道:“这和一位巴蜀剑客有关,在我们那儿流传的很广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