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五章 将军与刀

小说:先砍一刀 作者面目全黑 更新时间:2018-10-16 04:24
愤怒的鬼哭,无疑是可怕的。他将所有的怒火,都倾泻到了面前这个白狼将军的身上。

白狼将军被彻底击溃,他甚至不会挥刀了。

出手,挨一刀,不出手,又挨一刀。没挡住,挨一刀,可即便是挡住了,莫名其妙依旧挨一刀。

只是片刻,白狼将军就浑身是血。

战刀发出呜呜的咆哮,又一次被鬼哭轻易避开。野狼们开始坐不住了,他们露出了牙齿,发出低低的咆哮,一点一点的接近二人。

突然,一头野狼扑了过来,企图偷袭鬼哭。

鬼哭头也没回,长刀一转,反手就是一刀,锋利的刀刃划过皮肉。

砰!

这头野狼的身躯坠地,落到了鬼哭脚边,大片大片的鲜血从身下蔓延。

白狼将军趁机挥刀,然而鬼哭手一抬,“嗤啦”一声,宽大的战刀从金黄的铜护刃划过。鬼哭反手握刀一刀划过,白狼将军的胳膊出现一条婴儿小嘴般的伤口。

又一条野狼扑了过来,被鬼哭抬脚踹到了一边。

这一脚又准又狠,脚掌前端点在了这头野狼的肋骨上,顿时肋骨折断。这头野狼扑倒在地,呕了几口血,尝试了几下,始终没能爬起来。三生小说网●●wwW.sANShengXS.com

白狼将军趁机后退,结果鬼哭又是一刀,正中他的小腿,顿时,他摔倒在地。

野狼们终于忍不住,蜂拥而上。

鬼哭猛然变得一片漆黑,然后在野狼们的扑击下,化作袅袅黑烟。

又见鬼影步!

野狼扑了一个空,撞成一团。鬼哭突然出现在一侧,暴喝一声,一刀横扫千军。

细微短促的破空声响起,大片大片的血液呈一道圆弧被甩出。闪亮的刀光,仿佛一轮新月。四头野狼,顿时化作九块,飞散着砸在地上。

其余的野狼还要扑上来,被鬼哭一瞪,顿时纷纷夹紧尾巴匍匐在地,不住哀嚎。

另一边,白狼将军已经跑出五六步了,鬼哭看着他,冷冷一笑。

砰砰砰砰砰……!!!!!!

白狼将军浑身的伤口上面残留的妖气,同时发作。一团团血雾,从伤口中爆出。

伤口撕裂,白狼将军发出一声惨叫,扑倒在地。

体型硕大的白狼,忍着伤痛,发出一声哀嚎,直冲向鬼哭。

一道黑影闪过,一连串的马蹄声这才涌入耳中。

砰!

跳到半空的白狼被大黑马撞飞出去,一群野狼见状,纷纷凶性大发,嚎叫着扑了上去。

大黑马放声嘶鸣,风驰电掣一般打起转来,顿时仿佛一阵黑色的旋风,无数蹄影飞出,七八头野狼横飞而起,重重地砸在地上。

鬼哭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到了白狼将军的面前,缓缓的举起了刀。

“不,不要……”

疯婆子突然出现,扑到了鬼哭面前。这时候她的力气是如此的大,一个糟老太婆,却连采薇都拉不住。

她跪在了鬼哭面前:“求求您,求求您了,放过我儿子吧,我儿子还有救啊!”

鬼哭抓住了她肩膀,用力的将她推到了一边。疯婆子还想跑过来,却被采薇用力拖住。

鬼哭低下头来,看向已经瘫软在地的白狼将军。白狼将军扬起了头,惨绿的眼眸分明告诉他,他还会回来的。

鬼哭的嘴角微微扬起,左手搭在了刀柄上。柔和的光影,划过刀刃。

瞬间,刀身消失。雪白的刀光浮现在半空,停在了白狼将军的眉心。

一滴血,顺着白狼将军的鼻梁滑过,滴到了嘴角。

他眼中的惨绿,已然消失,变成常人的黑色,不过有些呆滞。

鬼哭放下了刀,有些意兴阑珊。挥了挥手,大嘴拖着刀鞘出现。

刀身,在衣袖上擦拭一番,然后缓缓的没入了刀鞘。

鬼哭提着刀,对采薇说道:“走吧!”

采薇看了看坐倒在地疯婆子,又看了看鬼哭,张了张嘴,最终跟在鬼哭后面。

“对了丫头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有针吗?”

“啊……哦,有!”

大嘴这时候很怕鬼哭,跑到了大黑马这边,沿着大黑马的腿爬到了大黑马的背上。大黑马昂首挺胸,不屑的打量了一下这一群野狼,追着鬼哭而去。

野狼们面面相觑,露出的牙齿收了回去,然后,围向了还躺在地上的白狼将军。

疯婆子掩面哭泣,她觉得什么都没了,自己的这一生,除了痛苦,什么都没留下。此时此刻,她甚至想一死了之。

“娘。”

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,传入耳中。

疯婆子愣了一下,猛的抬起头来。此时此刻,他的儿子浑身是血,身上到处都是伤,可是脸上,却洋溢着那一贯憨傻的笑容。

他,是吴康,前一刻,还是白狼将军的躯壳。

“康儿,我的孩子啊!”

疯婆子一把搂住了高大的吴康,喜极而泣,一个劲呜咽。

吴康将战刀插在地上,用力的搂住了她的娘亲。战刀发出呜咽,野狼们看了看搂在一起的母子二人,转身消失在丛林之中。

体型硕大的白狼艰难的爬了起来,看了一眼吴康,又看了一眼吴康腰间的战刀,走了过去,趴在了吴康身边。伸出舌头,舔舐着身上的伤口。

两人抱在一起很久,吴康心中的喜悦稍稍降了一些,然后抬头看到周围的景象,不由得愕然:“这……孙伯伯,这里不是孙伯伯的家吗?”

疯婆子也愣了一下,对呀,她怎么把孙五郎给忘了,不好……

两人匆匆的跑到了残破的木屋,孙五郎静静的躺在地上,脸色煞白。

疯婆子不由得悲从心起,唯一一个勉强能够算朋友的人,也离开了她。

“孙伯伯!”

吴康扑了上去,一番检查后,松了一口气。虽然孙五郎气若游丝,却并无生命危险,一股散发着勃勃生机的力量,护着他的身体。

空气中,除了血腥味之外,也弥漫着淡淡药香味,想必是吃了某种灵丹妙药。

再看孙五郎的腹部,一根线,像是缝衣服一样,将他的腹部伤口缝合起来。嗯,线就是普通的线,也亏的他吃了灵丹妙药,不然,光是感染就够他受的。

孙五郎幽幽醒来,看着面前二人,有气无力的问:“你们怎么也下来了?”

……

河边,两人一马缓缓前行。

鬼哭沉默不语,功德到手,这一次的事,算是完美解决了,可是,他无论如何也开心不起来。

往小的说,他损失了一颗珍贵的回春丹。往大的说,他对于自己被功德操控今后的人生道路感觉十分的不爽。

看着头顶皎洁的明月,鬼哭想到了破晓神光。这一道光,让自己有了从地狱离开的机会,之后,自己对着道光进行观想,然后又一次次受其相助。

这一次,又是因为它的相助,鬼哭斩断了那把战刀对吴康的控制,让吴康得到自由。

或许,有一天,我能用破晓神光斩断地狱投来的目光,斩断功德对自己的控制。

跟在后面的采薇,脸色煞白。就在刚才,她亲手用针在人身上缝纫,一想到刚才的一幕幕,她就忍不住胃中沸腾,连忙捂紧了嘴……

……

嗷呜呜呜呜~~

一声声狼嚎,在白骨村外响起。

紧接着,传来村民惊叫:“不好了,村长,野狼进村了。”

老村长匆匆的走了出来:“不要慌,不要慌,有白狼将军庇佑,野狼不会伤害我们的。”

村民们被野狼驱赶着聚集在了一起,这些狼实在是太多,光亮处,就有将近百只,黑暗中,一双双绿色的幽光,更是数不胜数。

村长也混迹在村民之中,他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,一鞠躬:“不知白狼将军有何吩咐?”

“白狼将军吩咐,要吴金宝做他的祭品。”疯婆子走了出来,站在狼群之中,看着老村长中气十足的叫道。

老村长浑身一颤,指着疯婆子破口大骂:“你这个疯婆子,胡说些什么,你看我待会儿不家法伺候。”

疯婆子冷笑的看着老村长:“吴金宝,你的死期到了。”

“你…啊!!!!!”

老村长指的疯婆子的那只手被一只野狼一口咬住,然后,他就被拖出了人群。

在村民们惊恐的眼神中,一群野狼蜂拥而上,很快,老村长就在惨叫中被活活咬死。

顿时,所有的村民都脸色一片煞白。他们看着地上的残尸,不由得两股战战。

疯婆子痛快的大笑,随即冷笑着看着一众村民:“还有谁,不必我多说了吧!现在我给你们一盏茶的时间,一盏茶的时间你们没站出来,所有村民都得给你们陪葬。”

村民中间,十几个人同时浑身一抖。他们低下头,不敢跟其他村民对视。

“出来啊,怎么不敢出来了?当初趁着我不敢吭声,一边肆意的欺辱我一边骂我荡妇,现在怎么不敢出来了?”

时间一点一点过去,很快,村民们忍不住了,一片打骂声中,十几个村民鼻青脸肿的被推了出来,疯婆子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。

……

从前,有一把妖刀,名为兽王。

一名将军,得到了它,战无不胜。后来,兽王反噬,将军杀掉了妻儿。当将军清醒过来时,悲痛不已。他想摆脱兽王,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摆脱,于是孤身一人离开了家乡。

后来,将军来到了一个名为白古村的村庄,利用妖刀兽王,除掉了此地祸患,在此隐居。

隐居期间,他一直寻求着摆脱兽王的办法,始终未能成功。后来,功德成神。以山神身份,镇压此刀。不知多少年后,兽王再次反噬,成为山神的将军魂飞魄散。

好在,之前的努力,并未白费。兽王被禁锢在狼虎山这方寸之地,无法离开。只好每隔20年就控制一个拥有将军血脉之人,寻求解除禁锢之法,同时利用周围村民香火信仰,维持山神印的存在,让人以为被它操控之人便是山神,不至于引起人族圣地的目光。

就此,20年一个轮回,一直绵延百代,直至百年,一位名为吴康的年轻人在村民的逼迫下握住此刀……

……

李文,字仲德,号白马将军,大宋十七开国大将之一。其样貌俊美,身材高大。幼年习文,十四岁时弃笔从戎,十六岁时崭露头角,擅统率骑军,征战十八年未尝一败。后突患脑疾,杀妻弑子,消失无踪……

(3600多字,不要说我水)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