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章 死战不退

小说:先砍一刀 作者面目全黑 更新时间:2018-10-09 06:33
“道长,这一次,无论成败如何,我大秦老秦军在此的事迹,必须要天下人知晓,可否?”

中年道人连忙摇头:“不行,我等修行求道之人,不能插手凡俗事务。”

大公子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,眯着眼睛道:“这样吧,不需要昆仑插手凡俗事务,只需要让这下游所有的江龙王、城隍、得道真人、天师府众人知晓便可。”

“这……”中年道人不由苦笑:“大公子好算计,贫道答应就是。”

大公子脸上露出了笑容:“我等为他们拼命,不求别的,求个名总行了吧!至少,不能白死了。”

昆仑、江龙王、城隍、得道真人、天师府众人明面上看,的确都不能插手凡务,但说不插手就能不插手吗?并非如此,他们的影响太大了,稍微有些偏向,就能影响到许多地方。

得到了满意的答案,大公子又看向脸色苍白的文虎:“文虎,你照顾道长等人。”

文虎咬了咬牙,想要拒绝,和大公子他们一同战斗,争取一个好印象。可是一想到还在船上等自己的丑妻,想到远处那高大的身躯,想到自己才刚刚起步,还没一展宏图,一拱手:“诺!”

大公子含笑点了点头,戴上了铁面,拿起了盾牌,拔出了长矛,走到了所有甲士的前方,用长矛猛烈的敲击盾牌。

沉重的脚步声,整齐的传出。大地微微颤抖,就仿佛一个巨人,正朝这边走来。

大公子抬起头,透过狰狞铁面,看向远方那个缓缓而来的无头高大身影。

刑天提着战斧,走向了那个黑沉沉的百人队。

雷声,已经停了。

微弱的光芒,照射了下来,让双方都能看到对方模糊的身影。

此刻,丹药已经生效。

体内,变得滚烫。血液,开始沸腾。心脏,有力的跳动起来。手臂双腿的酸麻,一点点的被热流抹除。原本消耗的体力,正在飞速的补充。

刑天发出一声如雷的咆哮,大公子等人只觉得一股滔天巨浪重重地拍在了身上。

哼!一口腥甜涌上。他们不但没有停下,反而加快了步伐。

就在双方相距只有五十步的时候,秦军甲士猛的停下,将手中长矛插在地上,拔出了盾牌上的标枪。

双方相距三十步的时候,大公子率先掷出手中标枪,紧接着……

刷!

标枪整齐掷出,像是群蜂蜂涌而来。

盾牌已经报废,被刑天扔掉,他只好挥舞战斧,压低身躯发起冲锋。

泥土,被大脚震上半空。在地上,留下一个个巨大的脚印,然后被积水覆盖。

飞蝗一般的标枪,被飞旋的大斧打得粉碎。但是,标枪太多了。

噗噗噗噗噗……

朵朵血花绽放,只是一瞬,刑天就连中十多枪。

作为上古洪荒遗留下来的神魔,刑天的肌肉坚若磐石,骨骼硬比精钢。强弓劲弩,根本不被他放在眼中。

但是,标枪不同。标枪的破坏力,远超弓弩。更何况,作为老秦军精锐,这群甲士人人身高八尺有余,家中富裕,常年习武打磨身躯,随便放到哪里,都堪称一方力士,个个力大如牛。

他们投掷的标枪,比寻常士兵投掷的标枪威力更要翻上数倍,即便是鹅卵石,30步之内,也给你击的粉碎,即便是厚厚的铁甲,坚固的盾牌,也能将其洞穿。

只是一个照面,刑天就已受创。但紧接着,刑天就给了这个老秦军精锐百人队一个下马威。

十步,刑天只跨出十步,就追风逐月一般冲到了近前。紧接着,双手轮就是一斧。

轰!

只是一个刹那,三名甲士连人带盾都在刑天的战斧下支离破碎。

热血,冲天而起。残破的碎片,拍打在盔甲盾牌上“叮当”作响。

这样的猛烈一击,普通士卒,恐怕已经惊慌失错,甚至崩溃了。但他们没有,他们沉默的,顽强的发起了进攻。

既然盾牌无用,干脆丢弃的盾牌,大公子挺着长矛,将整个人都压了上去。长矛刺破坚实的皮肉,在顽石一般的肌肉中艰难前行。

被六根长矛刺中身躯,刑天发出一声咆哮,滚滚的妖气迎面冲荡而来,种种幻象在眼前浮现,紧接着就被一声声呐喊击碎。

沉默的秦国的甲士们,终于在这样的压力下,开口发出咆哮。

在这样的魔神面前,所有的防御、阵型都变得无用。于是,他们干脆抛掉了盾牌,放弃了以往严密的阵型,放弃了以往沉默的习惯,将压抑已久的怒火,倾泻出来。

被蕴含妖气的咆哮正面击中,顿时,大公子七窍喷血,大脑昏沉,双脚差点离地,却被身后的甲士们顶了回来。

紧跟着,身体一轻,被抛上了半空。三生小◆说网◆Www.SaNsheNGXs.com

他只是被挥舞的大斧刮了一下,可就是这么轻轻的刮了一下,整个人就不受控制的腾空而起,被抛出两丈开外。

砰!

大公子砸在了泥地中,泥点飞溅,口中再次喷血,他浑身剧痛,艰难的爬了起来,眼中一片猩红。

跟他呆在一起的甲士,只是瞬间,就变成了漫天飞舞的残肢碎片。大片大片的猩红,从天空坠落,砸在了地上。满地的积水,昏黄中红晕蔓延。

甲士们分散开来,一波一波的冲上去,挺立的长矛不断刺入刑天的身躯,刑天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咆哮,不断挥舞着手中的大斧用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变成乱飞的残渣。

有甲士甩出铁链,缠住了刑天的左腿,五个甲士扑了过来,一同呼喝着,将刑天拖翻在地。刑天弯腰抓住铁链,猛的一扯,六个甲士飞上了天空。

接连不断有长矛刺进他的身躯,刑天不再痛叫,满身的伤让他几乎变成了一个筛子,已经麻木。

一个甲士冲了过来,刑天挥手拍掉他的长矛,一把握住了他的头颅,一用力,一声毛骨悚然的尖锐呻吟,这个甲士头盔扭曲,鲜血喷出,身体瘫软下来。

刑天甩掉尸体,抓住大斧爬了起来,然而才刚刚起身,就被两杆长矛击中小腿。一声巨响,他半跪下来,挥舞大斧,只是一闪,两个残破的身躯就到了半空。

天上,下起了血雨。

中年道人远远的看着,顿时目眦欲裂。惨,打的实在是太惨了。

才片刻时间,死伤就接近四十。这样打下去,恐怕再过一会儿,就会全军覆没。

现在别说两刻钟了,半刻钟都坚持不住。

他当机立断,又是一个心头血喷出,顿时整个人仿佛苍老十岁,连忙使用道术,引动甲士体内药力。

做完这个,又马不停蹄,再一次施展道术,卷起雨水,形成四条巨蟒,朝着刑天缠绕过去。

刑天身形受阻,甲士们感觉体内力量大增,顿时士气大振,发出一声声咆哮,疯狂的涌了上去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