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一章 不知妻丑

小说:先砍一刀 作者面目全黑 更新时间:2018-10-09 06:33
接下来,是意想不到的顺利。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外乡人如此厉害,居然将大半青壮引了出去。机不可失,今夜,就是文家灭族之夜。

说到这里,文殊山神情很是阴郁。如果不是江南水师太废了,他哪里还用整这些乱七八糟的。

如果文家青壮都在的话,那一千多人江南水师还真不一定打得过。这不,到了现在,那句废物还没打进来,外面还是一片喊杀声。

说完了前因后果,文殊山道:“其实,我一直在好奇,你明知道我做的这一切,为何不阻止?”

“为何要阻止。”文虎神情也变得阴郁:“那群该死的老东西,得知宋军大败,父亲等人很可能回不来时,就想尽办法谋夺我们家产,母亲因此而死。躲起来,虽然你是假的大父,我依旧要谢您,若不是您,我活不到这么大。”

说着,文虎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:“等我得势了,这些老东西又腆着脸上来了,呸,一群杂种!”

文殊山脸上的表情很精彩,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,于是又问:“那他们呢,你的那些兄弟,他们可是跟你一同长大的。”

“是啊,我们小时候感情很好。但是,当我知道我父的死因后,我就没有一日不想一人一刀杀了他们。”

说到这里,文虎脸上也露出了笑容:“大父,你说,你拖了这么久的时间,为什么,那些宋军还没进来?”

一提到这里,文殊山咬牙切齿:“这群狗日的废物。”

“大父,不如我们先边打边聊。”

文殊山看向文虎,眼中满是忌惮,不过还是提着剑走了上去:“我一直在好奇,你究竟念的是什么武功,竟然如此诡异。”

文虎摇头:“我都说了,我没练任何武功。”

文殊山冷笑一声:“你认为我会信?”

话音刚落,他便冲了上去。文虎抬起手来,不知何时,他手中已经多了一个盒子。

文殊山双目圆睁,眼中满是惊恐。努力的想要停下来,却因为冲得太猛,不由自主的撞了上去。

噗噗噗噗……

文殊山身上冒出无数血花,接着,摔倒在了文虎的脚边。

小九目瞪口呆,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,连忙扑上去抱住文殊山,大声道: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

“唐门暴雨梨花针。”文虎脸上露出笑容:“唐门的东西,总是那么实用。”

小九心头一颤,唐门的暗器与毒,天下皆知。他连忙翻过文殊山的身体,只见文殊山脸上惨白如纸,不知是昏迷了还是死了。

“放心吧,他没死。暴雨梨花针杀伤不足,想要不靠毒射杀一人,很难。而我使用的这些毒针,并非致命,只会让他睡上许久,毕竟,活的他比死的他要有用多了。”

小九刚刚放松下来,文虎突然就动了。他一脚挑起一个板凳,双手抓住就劈了下来。

哗啦!△三生小说网△www.sansHengxs.coM

凳子四散开来,小九直愣愣的看着文虎,头顶血流如注,“噗通”一声倒在了地上。

昏倒前,他喃喃自语:“不会武功,骗鬼啊……”

文虎又一次重复:“我真不会武功,只是精通杀人。”

文虎并不算骗人,他从未练过武功招式,他只是在一次次生死危机中,知道该如何杀人。不仅他如此,铁鹰卫中所有袍泽同样如此。

他们不练任何武功招式,因此出手没有任何章法,诡异而又突然。在出手之前,他们的表现就像是没有学过任何武功一样,有一些甚至拿刀的姿势都十分别扭,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个门外汉。

文殊山之所以会认为文虎偷偷练武,那是因为文虎不方便训练,因此买了大量的药,使自己保持力量,因而认定文虎习武。

文虎现在强大的一切,都是靠人命喂出来的。

文虎接受铁鹰卫的训练,也才短短一年多。可是就在这一年多的时间中,他杀死了二百二十一人,其中包括八十个穷凶极恶的匪徒和三个大妖。同样接受训练的,有三百四十五人,最后还活着,有三十七人,真正的十里挑一。就凭这点,小九拿什么跟他斗。

外面,接连不断的喊杀声渐渐消失。

整齐的脚步声,由远及进。

文府大门被家丁打开,一群穿着铁面黑甲的士兵提着染血的长矛走了进来。这些家丁,是文虎训练出来的死士。刚才那些宋军迟迟没有进来,就是给他们挡住了,直到秦军前来。

“你们来了?”

为首的一人点了一下头,拿着一个铁铸令牌抬起手:“老秦军百人将。”

文虎也取出了一张令牌:“铁鹰卫,文虎。”

说着,文虎一指地上两人:“先把他们压下去吧!”

百人将点了一下头,一招手,两个甲士走了上来,分别将两人拖走。

“相公!”一切变化来得太快,让文虎的丑婆娘措手不及,惊慌失措的叫了一声。看着文虎,眼中的泪水无论如何也止不住。

“给我一点时间。”

“尽快。”

堂屋的门关上,屋中只剩下了文虎和他的丑婆娘两人。

“相公,你要离开了吗?”

文虎点头:“是的,这一次事毕,我就会离开。”

“那,那我怎么…呜……”丑婆娘跪倒在地,曾经,她的爹就是他的天,后来,他不堪病痛折磨,离开了。于是,她的夫就成了她的天。可是如今,她的夫也要离开了。她只是一个女人,这一系列的变化让她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文虎走了上去,把她拉了起来:“你哭什么?”

“我…我……”丑婆娘摇头,她害怕文虎将她抛弃,毕竟,她是那样的丑,所有人都说她是整个平安县最丑的女人。

当初,文虎娶她。所有人都说,文虎攀附权势,就连她爹也这么认为。不过,她爹还是答应了,因为害怕她嫁不出去。

不管文虎有怎样的目的,他都是一个人杰,还有举人的功名。

现在,这一系列的变化,虽然她还是有些搞不清楚,但已经知道,自己的夫,在干一桩大事。他已经做完了自己的事,很可能会就此离开,从今往后,不在回来。

可是,他走了,她怎么办?

以往,还能欺骗自己,他就是真心爱自己。可是现在,这突然发生的一切,她已经无法欺骗自己了。

粗糙的手,触到了她的脸。大拇指,温柔的擦掉了她的泪。他,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,就和往常一样,完全没有刚才一番打斗表现出来的那样暴虐。

“傻瓜,你难道也以为我接近你是别有目的?”

丑婆娘抬起头,不可置信的看着文虎:“你不是在骗我?”

文虎摇头道:“我骗过很多人,但没骗过你,我娶你,是真心的想娶你。”

丑婆娘心脏砰砰直跳:“可是…可是…我这么丑……”

“可我不觉得你丑。”文虎温柔一笑:“告诉你个秘密,我从小就不知美丑,我很难分辨一个人的面貌如何,所以,我认人从来都不是依靠面容相认的,而是依靠声音、体型、气味来认的。”

也是因此,那个假的文殊山瞒过了这么多人,却没能瞒过他。

“从见你的第一眼起,我就决定要娶你。因为你是那样的独特,让我远远就能轻易的分辨出你和他人的不同。”文虎将丑婆娘拥入怀中:“我的丑娘,我见过很多女人,他们说那些女人很美,我看不出来她们和常人有什么不同。他们说你很丑,我也不清楚你为何被认为是丑。但我就是喜欢你,喜欢你这样好认,让我不用非任何心神就能一眼认出你来。”

丑婆娘大脑一片空白,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,让她害怕,又让她喜悦。可是,又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。

“那,你要离开了……”

“我带你一起走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