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三章 又见人贩

小说:先砍一刀 作者面目全黑 更新时间:2018-10-09 06:33
第二日,下午,鬼哭正在练习拳脚,就有客人来到。

来的是一个小乞丐,给鬼哭传了一句话,让他去乞丐窝。

鬼哭送了他两文钱,小乞丐与蹦一跳的走远了。

“我出去一趟。”鬼哭对屋内喊道。

“鬼大哥什么时候回来?”采薇探出头来。

“应该会很快吧!”鬼哭说着,回屋拿起刀,就出门了。

很快就来到了乞丐,鬼哭径直走了进去:“老酒鬼,找我有什么事?”

老酒鬼受的伤还没好,有些病殃殃的,不过已经在吃酒喝肉了,想必没什么大碍。

他瞟了一眼鬼哭,咳嗽两声:“真羡慕你们这些年轻人,伤好的快。”

说着又咳了两声,这才继续道:“最近元宵,吸引了一大堆妖魔鬼怪,惹出了很多麻烦,我们人手不够,所以需要你们帮忙,这个活接不接。”

“多少钱。”鬼哭问道。

“一晚一两纹银。”

元宵灯会共有五天,已经过去一天,还剩四天,就是四两纹银,算起来六贯多钱,价格不菲。

鬼哭琢磨着最近开销有些大,于是点头答应。

老酒鬼扔过来一个牌子,鬼哭接住。

老酒鬼吩咐道:“记得把牌子挂在显眼的地方,如此,带着兵器也不至于惹麻烦。”

鬼哭点头答应。

晚上,家中。

“鬼大哥,今晚喝酒吗?”

鬼哭坐在板凳上,停止了擦刀,道:“不了,今晚有事,你把酒灌我那葫芦里吧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过了一会,采薇端着饭菜从厨房里走了出来,摆上了桌。

两人吃个饭,采薇忽然问道:“鬼大哥,今天有什么事啊!”

“接了个活,去城里巡逻,防止有东西捣乱。”鬼哭一边答道,一边刨了几口饭。

“那鬼大哥,我能不能一起去。”

鬼哭将嘴里的饭咽下肚,这才说:“不行,万一打起来,我没法顾得上你。”

“哦!”采薇有些失落。

吃完了饭,采薇收拾桌子,鬼哭整理行装。

不知何时,外面下起了雨,鬼哭又将蓑衣穿上。

出门前,对采薇嘱咐道:“别舍不得用蜡烛,多点几根,别伤了眼睛。”

他知道晚上采薇喜欢弄些针线,因此如此嘱咐。

“知道了。”采薇答道。

带着刀,顶了个斗笠,提着灯笼就出了门,出门后关上了门,又给大黑马加了一些草料,拍了拍他的背:“帮忙看门。”

大黑马打了个响鼻,斜着眼睛瞟了一眼鬼哭,低头吃草。

雨很小,其实并不怎么影响。

鬼哭穿蓑衣,主要是在防御方面考虑。

蓑衣是雨具,对于刀剑什么的,防不了多少,该被捅个窟窿还是得被捅个窟窿,但对一些暗器,比如飞镖之类,防御作用还是很好的。

至于斗笠,除了耍帅,更重要的还是隐藏身份。

再一次挤入混乱拥挤的人群中,别人看到鬼哭这副打扮,又拿了一把好长的刀,纷纷不自觉的离远了一些,因此鬼哭很顺利的进了城。

他找了个角落,弄熄了灯笼,放到一旁,运起登天梯,几步跳上楼顶,踩着瓦片,找了个舒适的地方,坐下来,看着下面灯火阑珊的夜景。

这样实在无聊,鬼哭干脆将刀放在腿上,取出酒葫芦和一包炒花生,一边慢悠悠的喝一边慢悠悠的吃。

要过大半夜呢,得节约点。

吹着冷风,吃着小酒,下方吵闹,屋顶宁静,有一种远离尘嚣之感。就这样待了许久,不知不觉,花生吃光了。

鬼哭微微一愣,将纸包随手甩到一边,拿起葫芦往嘴里倒了一口酒,将葫芦中的酒喝干。

鬼哭打了一个嗝,有点微醺。

“唉!”他叹了一口气,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那种安宁舒适感,只觉得有些烦闷。

忽然,他双眼一凝,又碰到人贩子了。

似乎,灯会中的人贩子有些多啊!

本来,这事不归他管。不过,谁叫现在他正好想管呢。

鬼哭看了一眼那人贩子离开的方向,从屋顶跳下,追的那处而去。

他没有第一时间将人贩子抓住,而是追在后面。

这一次,他想闹个大的。

前方那人贩子鬼鬼祟祟,在城中绕了大半圈,这才在一处后院门口停下,敲了敲门。三生小说网≌≌wWw.SaNshEngxs.cOM

门开了,又一人鬼鬼祟祟的探出头来。

两人嘀嘀咕咕几句,那人递给了人贩子一锭银子,人贩子用手称了称,满意的点头,将手中小孩递给那人,转身离去。

那人接过小孩,“吱呀”一声关上的门。人贩子将银子揣在怀里,一脸兴高采烈。

鬼哭快步上前,还没等那人贩子反应过来,左手一抬,刀柄就出在了他的腹部。

顿时他就弯了腰,张嘴欲吐,被鬼哭一手扼住喉咙,顿时又被咽了回去,难受得他满脸通红。

连续两下,他就懵了,鬼哭扼住他的喉咙单臂将他举起,往地上重重地摔,啪叽一声,他直接摊平在地上,脑袋一歪,晕了过去。

鬼哭将他拖进小巷,扔到一个漆黑的角落,然后看一向那家大院。

这家院子,一看就不是寻常人家。

朱红的门,雪白的墙,暗青的瓦。这围墙,得有一丈半高,寻常人还真翻不进去。

鬼哭微微抖了一下手脚,热了个身,快跑几步,接着一跃而起,脚尖点在墙面,“蹭蹭蹭”几步就上了墙,接着手在围墙上面一按,整个人就翻了进去。

脚一落地,鬼哭就身体下蹲卸去了力道,心中暗骂这户人家好生歹毒,居然在围墙上面按钉子,要不是他眼疾手快,恐怕掌心就得被戳个窟窿。

猫着腰,在后院一路前行。

前方传来声音,鬼哭一闪身就到了假山后面。

两个护院提着灯笼而过,嘴里说的哪个窑姐漂亮,等过几天去关照一下。

等他们走了,鬼哭走了出来,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。

这种事,曾经杨安干过,不过自从到了洛阳后,就基本收手了。

如今重新干一场,有些生疏,但别提,还挺刺激。

一边在后院中穿梭,鬼哭一边吐槽。

这些大户人家,修这么多假山、阁楼、走廊,好看是好看,但潜进来个人,只要小心点,还真的很难被人发现。

至于那些护院,就是个好看的摆设。

提着灯笼,老远就能看到。

巡逻之时,也是敷衍了事,真摸进来个贼,能起到多大作用还真不好说。

一路无惊无险,鬼哭就摸到了一处阁楼外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