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堕入魔道

小说:先砍一刀 作者面目全黑 更新时间:2018-10-09 06:33
秦香莲是狐狸精这事跟鬼哭无关,鬼哭继续他那无比规律的生活。

早起,牵马溜达,顺带看一下小舅子,中午回家吃饭,下午练刀,练拳脚,傍晚进城溜达,晚上吃饭念刀,然后观想。

到了第三天,他去了一趟铁匠铺,交了钱,拿走了他定制的飞刀。

第五天,他那个宅男小舅子终于出门,一群书生在一起,乘着船吟诗作对,当天回来,就感冒了。

鬼哭趁夜去了一趟,发现死不了,放下心来。

第六天,街上出现一具尸体,他的心被掏了。

这人鬼哭认识,是个船夫,夜里为那些侠客书生划船为生。

他老婆和孩子来了,抱着他的尸体痛哭。

鬼哭默默的看着尸体,看着胸口那个洞。那痕迹,是被爪子掏出来的。

听着哭声,鬼哭心中有些厌烦。

脸颊上,一片冰凉。

他抬起头来,便看到细碎的冰晶从天上飘落。

下雪了啊!

鬼哭抬起头来,接住这雪。

这是今年冬天的,第一场雪。

风不急,冷的刺骨。

雪不大,寒了人心。

鬼哭呼出一口白气,牵着马转身离开。

他,要去老酒鬼那里一趟。

那只狐狸,越界了。

老酒鬼住在乞丐窝,坐在一堆稻草上,这几个乞丐的服侍下,一边喝着酒,一边吃着肉,看起来就像个大爷。

刚下了一场雪,现在冷的不行。

而乞丐窝四面漏风,一群乞丐被冻得青紫,而这个老酒鬼却没有一丝很冷的样子,可见不凡。

看到鬼哭过来,他抬了一下眼皮:“怎么?”

“那个秦香莲,怎么回事?”

“走走走……”老酒鬼把酒和肉往几个乞丐身上一扔,将他们赶了出去。

随后,伸了个懒腰,拍了拍身旁的厚厚的稻草:“坐?”

鬼哭摇了摇头,将随手拎着的油纸包扔给了老酒鬼,老酒鬼接住了,一打开,肉香扑鼻。

“啧啧,李屠夫家的酱肉,好东西,好东西。”他迫不及待地抓起一块,塞进嘴里,顿时迷上了眼睛。

鬼哭双手抱在胸前,随意的靠在墙上:“说的仔细点,她为何突然杀人?”

“还能为何。”老酒鬼摇了摇头,叹息一声:“是个好姑娘,可惜了。”

他又吃了一口,才一边咀嚼一边接着说:“两天前,那个秦香莲和安道寺的那个倔强和尚打了一架。”

“和尚死了,秦香莲中了和尚的秘法,受了重伤,她很显然不想死,所以,吃了和尚的心,解了那秘法。”

“不过,人肉不是随便就能吃的,修成正果,有了罗汉金身的人肉更是不能随便吃。”

“秦香莲的伤好了,但心却坏了。她不再是秦香莲,而是没了人性,一个凭着本能行事,以人为食的狐妖,百年的道行,好不容易修成人形,毁之一旦。”

“现在,她估计是饿了,所以杀人吃肉。”

“我明白了,老酒鬼,那一百两,还算数吗?”鬼哭点了点头。

“当然算,你打算接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这个拿着。”老酒鬼甩过一个令牌,鬼哭接住。

“告辞。”

一番谈话,鬼哭心情有些沉重,转身准备出门。

“鬼哥儿。”老酒鬼突然开口叫住了鬼哭。

“还有事?”鬼哭侧过头,只看他的侧脸,狭长的双目仿佛毒蛇的眼睛一样阴森可怖,略微有些杂乱的头发披散下来,窗外的光芒斜射下来,照在他身上,大半身躯藏在阴影之中。

看起来,就仿佛一只盘踞的毒蛇,又有点像一只厉鬼。

不论怎么看,都不像是个好人。

老酒鬼还记得第一次看到鬼哭,第一次见识到鬼窟的妖气,差点替天行道。

后来,一点点得知鬼哭的跟脚,更是担心他堕入魔道。

毕竟,像鬼哭这样,在那种地方诞生,又以那样的方式诞生,还能保持人性,太过难得了。

“有些东西,不能碰,碰了,就完了。”

那东西,叫做底线。

“知道。”鬼哭郑重的一点头,回过头,迈开长腿,就要推门而出。

“不可大意,不管怎么说,对方也有百年的道行。”身后传来老酒鬼的叮嘱,鬼哭没有停下脚,也没有回头。

百年的道行,还能化成人形,当然厉害。

不论怎么说,鬼哭都不会小觑对方。

毕竟,他自身,连自己的本命神通都还未能完全使出。

傍晚,鬼哭练了一趟刀法,光着上身,打起井水冲了一下。

他的身板极好,冬日水凉,更何况刚刚下了一场雪,真是寒冷彻骨,他却没多大事的样子,随便用毛巾擦了擦,就回房穿上衣服,歇息一阵。

入夜,城中已经宵禁,而城外和江边湖上却没有宵禁。

因此,一片灯火通明。

鬼窟戴上了斗笠,披上了披风。

然后,带上了两把刀。

长刀用布袋装着,背在背后。

短刀和飞刀一起缠在腰间,用披风遮住。

同时还穿上了靴子,靴子很贵,平日里他都不舍得穿,只穿自己编的草鞋。

出了门,就看到街上的人群来来往往,而那些夜里出没的姑娘们也纷纷走出家门,招呼着客人。

鬼哭来到了水边,一个船家招呼起了声音。

“这位大侠,要去哪里。”

只要你是一身江湖人士的打扮,喊一声大侠总是没错。

“有吃的么?”鬼哭问道。

“但有些小吃,还有点鱼。”

“有酒么?”

“有酒,自家酿的,不是什么好酒。”

“可以。”鬼哭上了船:“哪里热闹就去哪里。”

热闹的地方,是浑水摸鱼的好地方。

“好勒。”

鬼哭没问要多少钱,船家也没说。

鬼哭是不知道要多少钱,船家却是经验老道。

他知晓这类型走江湖的人士难伺候,但伺候好了,给钱也是痛快。

鬼哭来到船头,在那狭小的桌前坐下。

船家往船舱里吼了一句:“婆娘,准备酒菜。”

然后解开绳子,撑起竹竿,离了岸。

夜里凉,穿着披风的挺多。

不过那些人的披风可不像鬼哭这样寒颤,加了兽皮垫肩,有白的,有黑的,也有红的,看起来富贵雍容。

还有一些,强装风度的。

一袭白衣飘飘,立于船头,举酒赋诗,看起来仿佛神仙。

然而以鬼哭的眼力,自然能看到这飘然若仙之下的瑟瑟发抖。

来往的小船挺多,但热闹的还数那些楼船。

上面灯火通明,歌舞欢腾,鼓乐歌声之中透露着欢声笑语,飘散的酒香令人心醉。

船家的婆娘从船舱里走了出来,她身形瘦弱,但在这摇摇晃晃的船上走得极稳。

端了一盘小吃和一壶酒摆到了桌上,道了一声慢用,随后就退回到了船舱。

船家说了几句之后看出了鬼哭不想说话,因此也没再搭话,但是默默的划船。

小船静静的在水面飘过,水声格外清脆,在一片灯火辉煌之中,却显得有了几分孤寂。

鬼哭顶的寒风,喝着热酒,偶尔吃两口点心,填饱肚子。三生小说《网《wWw.SansheNgxs.com

眼睛,在来往的船只上徘徊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