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杀人如麻

小说:先砍一刀 作者面目全黑 更新时间:2018-10-09 06:33
村子中,其他的溃兵抓着刀枪弓箭赶了过来。

“是带刀侍卫。”惊恐的叫声响起:“杀了他,不然回到军营,我们都得死。”

咻咻!!

两支箭飞来。

一支箭射偏了,而另一支箭,被鬼哭轻松一晃躲开。

在他前方,有六个人。

两个拿弓箭的,四个拿长枪的。

但是剩下的敌人,有七个。

还有一个游弋在外,对房屋遮住,鬼哭只能听到急促的马蹄声。

他没有逃跑,想必是在寻找时机。

刚好,送马的来了。

鬼哭舔了舔嘴唇,冲着前方六个溃兵大喊:“一个。”

“什么?”

溃兵还没反应过来,鬼哭突然加速。

人影一闪,溃兵慌忙举枪。

咔嚓!

当中的两杆枪被一刀砍断,鬼哭顺势挤了进来。

剩下的两杆枪擦着他的鱼鳞甲,带着一溜火星滑到了两旁。

电光火石间,鬼哭一刀刺中一人脖子,手中略感一阻,心想应该是刀尖碰到了骨头,便立刻抽身后退。

四杆长枪慌乱的挥舞着,在鬼哭面前划过,没有对鬼哭造成半点威胁。

长枪本没这么容易被砍断,就说枪尖,锋刃之下,还有很长一节的套管,保护着枪杆。

而且枪杆也非常坚韧,一般情况下,砍个两三下也别想砍断。

但是,鬼哭用的长刀太长,而且锋利,本身力气又大,刀法又足够高超。

直接绕过了枪尖的保护,仗着力气,顺着枪杆,这是一刀,居然就砍断了两杆枪。

这才有机会挤进去,杀伤一人。

鬼哭嘿嘿笑着,单手拎着长刀,在这几个溃兵的攻击范围之外游走。

狭长的双目中眼珠转动,恶毒的打量着这些溃兵的脖子。

刀尖划着地面,拖出一条条凌乱的图形,发出毒蛇吐信般的“沙沙”声。

断裂的长枪落地,刚才被鬼窟击中脖子的溃兵后知后觉,捂着脖子满脸痛苦的倒在了地上。

鲜血从指缝中涌出,他的脸色泛白,吐着血沫,身体抽搐,眼看已经活不成了。

剩下的溃兵们上下牙齿磕碰,满脸惊恐的看着鬼哭,发出“咔咔咔咔”的声音,双手紧攥的兵器,指节发白。

抓的弓箭的溃兵心中惊惧,满眼警惕的看着鬼哭,一脸诚恳的说:“大人,兄弟们只是想求条活路,您饶我们兄弟一命,我们兄弟把所有收集的钱财都让给您,怎么样?”

“不怎么样。”鬼哭冷笑。

无论是罗凯,还是杨安,他们的血都是冷的。

罗凯以往或许还是个心软的,但是当他在地狱走了一遭之后,心就不软了。

至于尸体什么的,恶鬼他都见得不少,还怕尸体么。

而杨安,杀人无算,大体上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,心硬得跟铁一样。

如果是无害的村民,双方没有瓜葛,鬼哭还能维持表面的温和。

可是面前的这些家伙,身上纠缠的怨灵可不少。

杀了他们,怨灵解脱,为村民报仇。

村民会感激他,怨灵也会感激他,他就会得功德。

因此,怎么可能放过他们。

“大人,刀剑无眼,你一定要我们兄弟的命,我们兄弟肯定会拼命,到时候,不一定杀的死大人,但大人您也不一定会有多好受。”拿弓箭的溃兵恶狠狠的道。

而这时候,那个长枪被砍断的溃兵也终于从恐惧中挣脱,趁机扔掉了枪,拔出了刀。

鬼哭大笑:“哈哈哈哈,你们的脑袋可是我的‘军功’,怎么可能放过你们。”

“大人,我们可都是宋人。”

“嘿嘿嘿嘿,只带个头回去,谁又知道。”鬼哭继续冷笑。

拿弓箭的溃兵心头一寒,咬牙:“杀!”

两支箭飞出,如此近的距离,两支箭都异常的准,瞄准的正是鬼哭的胸膛。

与此同时,两杆枪同时挺进,刺杀而来。

“两个!”鬼哭高喊一声,一侧身,刀一横。

躲开一支箭,磕开一支箭。

后退半步,避开刺杀而来的两杆长枪。

一刀斩落,两杆长枪断为两截。

两个拿枪的溃兵挺着断开的长枪冲了上来,顶住了鬼哭的胸膛。

两个拿弓的扔掉了弓,拔出刀来,从两边围来。

剩下的那个溃兵猫腰一滚,一刀砍向鬼哭的双腿。

一刀劈落,两杆只剩枪杆的长枪再次断开。

这一刀余势不止,一刀劈断的身下猫着腰的那个溃兵的脑袋上,连着头盔一同劈开。

血液溅射而出,喷了两个拿枪的溃兵一脸。

鬼哭得身体向左一晃,对着左边丢弓换刀的溃兵一声冷笑:“三个。”

这个溃兵瞳孔一缩,猛的劈出手中的刀。

一长一断两刀相错,然而,长刀更快,一刀砍进了他的肩膀,沿着肩膀斜劈而下,一直到胸膛。

佩刀落地,几乎被劈成两半的尸体跪在了地上。

血液喷出,仿佛炸开的血雾。

鬼哭猛的扭过头来,原本几乎眯成一条缝的狭长双眼瞬间瞪得滚圆,露出了比寻常人小上一圈的瞳孔,和占据眼睛大半布满血丝的眼白。

配合的那被血液染红的脸,只是一瞪,右侧持刀的溃兵就浑身僵硬,双腿用胶水粘在地上一样,抬不起来。

身后,马蹄声传来。三生小说○网○wWW.saNSheNgxs.cOm

一名穿着皮甲,手持马刀骑士飞驰而来。

他的身体紧紧贴在马背上,手臂向下斜伸,弯弯的马刀迎风而来。

只要到时候他轻轻的一推,借着马力,就能将鬼哭的脑袋完完整整的砍下来。

听到身后的马蹄声,鬼哭嘿嘿一笑:“四个!”

马很快,风驰电掣一般。

当鬼哭转过身来之时,他们之间相距就已经不到五步了。

五步,一瞬。

一人一马,相错而过。

一蓬鲜血,在中间炸开。

战马扬蹄飞驰,只是,马背上的骑士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此刻,这位骑士正躺在地上,双目茫然看天,身下形成一片血泊。

鬼哭艺高人胆大,转身闪过战马的正面就是一刺。

刀长,如长枪般刺出,轻而易举的将骑士刺于马下。

做完这一切,鬼哭才慢悠悠的转身,甩掉刀身血迹,躺在肩头,打量猎物一般打量的剩余目若呆鸡三人:“五个!”

剩下的三人听闻此话,这才惊醒,惊恐的大叫转身就跑。

但是,他们的速度哪里比得过鬼哭。

鬼哭轻易的追上去,一人一刀,就地砍杀。

余火烈烈,黑烟滚滚。

残尸遍地,血腥冲天。

村中一片寂静,一阵风吹来,田野中的庄稼起起伏伏。

“嘎哒嘎哒”的马蹄声中,冲出去的战马又跑了回来,低着头,用鼻子嗅着骑士的尸体。

战马骨架高大,是匹好马,但是却不够膘肥体壮,看起来最近吃的不怎么好。

几只乌鸦落在屋檐上,警惕的看着村中的鬼哭。

鬼哭坐在了一间残破草屋的门槛上,身后,木头上的火焰发出猎猎声响。他抓起一把茅草,细细的擦拭着刀身上的血迹,直到长长的刀身光洁如新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